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,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,或平淡如水,或光怪陸離,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,卻極致渴望的世界......
當前時間:2020-10-23 07:34:10
  1. 愛閱小說
  2. 現代言情
  3. 九爺今天掉馬甲了嗎
  4. 第二章 一來就打架了

第二章 一來就打架了

更新于:2020-04-16 16:48:13 字數:2315

字體: 字號:

在所有人的印象中,畢夏就是那種小白臉。

長著一副好皮相卻軟的像柿子一樣,人人可以欺之。

從畢夏轉學到云輝高中后,不管是同班同學趙文欣還是一直欺負畢夏的周偉,都從來沒有見過畢夏爆過一句粗口,發過一次怒。

然而就在今天,他們認為的軟柿子、慫包夏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,可怕的像頭野獸,隨時就可以一口將人咬死。

不僅僅如此,那也少年彎身的那一瞬間,常年藏在墨發下的面容就此露了出來,暴露在所有人面前。

那是一張極其精致的面容。

飽滿光潔的額頭上印著一對天生便極長濃黑的眉毛,那幾乎是所有女生夢寐以求的,不需要任何化妝飾品來裝飾的眉毛,無論是顏色還是眉形都看起來完美。

眉下則是一雙漆黑透亮的雙眸,那深邃無盡的黑瞳仿佛是斂盡了所有銀色的璀璨,一眼望去便讓人深深陷入進去,但那眸中卻是無盡的冰冷,毫無波瀾。

先是微愣一下,當聽到少年的話之后,周偉頓時大怒,掙扎著就要起身,“畢夏!你是不是被打壞腦子了!”

趙文欣也反應過來,急忙道:“畢夏,你別逞能,這里是周偉哥哥的地盤!”

突然,頭頂被一只手按了按,便聽到頭頂傳來一道冷淡卻感覺溫柔的聲音,“沒事,躲后邊去?!?/p>

趙文欣呆呆的感受著頭頂傳來的溫度,那莫名的安心感從心底漸漸升起,不由得,不受控制的。

“畢夏!我告訴你,有些風頭是出不得的!確實還在別人的地盤!”周偉回過神來,有些陰狠的緊盯著畢夏。

“哈,”畢夏淺淺的笑了起來,那俊美的面容上露出天真無邪,“你這是在威脅我嗎?”

微微傾身,一瞬不瞬的緊盯著周偉,笑容漸漸消失,又淡淡的問了一遍,“你這是在威脅我嗎,嗯?”

松手任由周偉跌落在地上,深呼一口氣,漫不經心的理了理前額的劉海,“我不是說了,老子早就想揍你了嗎?!”

話音一落,狠厲的拳頭狠狠地落在周偉的臉上。

“你丫的裝、逼裝習慣了是不是!”

拳頭再次揚起,又給了周偉一拳,“是不是給你臉了!”

“都說了我現在精神混亂,有暴力傾向,你還惹我!”

拳頭不帶間斷的一拳又是一拳,不知何時,鮮血從指縫中流出,周偉的臉上此時已經面目全非,被血染紅。

“你丫的找死嗎?!”

一只手高高揚起,毫不留情的一個耳光抽了下去,濺起一片血漬。

另一只手單手掐著周偉的脖子,慢慢收力,在周偉開始翻白眼的時候又及時松開,卻又在周偉順過氣來時再次掐住用力。

就像是小孩在玩一樣玩具,不知疲倦。

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,不管是周偉本人還是一直站在旁邊的趙文欣等人。

當所有人反應過來時,周偉已經處在了奄奄一息的狀態。

趙文欣愣愣的看著濺在自己衣服上的血漬,再抬頭看向狠佞的畢夏,不由向后退了一步。

“小心?!辈恍⌒牟仍谏砗笕说哪_上,身子被扶住,耳邊響起的聲音瞬間讓趙文欣回神,抬眼朝著前面看去,趙文欣驚叫出聲,她沒想到就自己走神這么一會,周偉已經被打不像樣子了。

“畢夏,別打了!再打就出人命了!”

“畢夏,好了!你要進去蹲局子嗎!”

聽到趙文欣等人的話,畢夏緩緩停下手中的動作,看著那極慘的周偉,星眸幽深。

淡淡的從口袋中抽出一張紙擦拭著手,“以后離我遠點?!?/p>

“我這人脾氣不好,發起瘋來誰也攔不住?!?/p>

說著,慢慢起身,居高臨下的看著周圍等人,“懂?”

面對周遭倒了一地爬不起來,卻忙不迭點頭的人,畢夏微微垂眸,瞳孔中閃過一道嘲諷。

嘖,這個欺軟怕硬的社會呀,自己以前怎么就不懂呢?

果然是年輕不懂事呀……

淡淡的揮了揮手,“那就好,既然懂了,這門應該也不用賠錢吧,如果需要賠錢那就丟給周偉好了,反正我沒錢?!?/p>

眾人:現在不是門的問題吧……

“畢夏!你、你別……”周偉顫著手指著畢夏。

畢夏瞥了周偉一眼,抬手拎起周偉的衣領,將他拖到損壞的門板上,惡劣一笑道:“你哥哥的地盤你負責?!?/p>

瞧著周偉瞬間瞪大的眼睛,畢夏冷然挑眉,“你說的,按照規矩,強者為尊?!?/p>

“既然這就是規矩,那就請老老實實的遵守?!?/p>

少年冷傲的站在那里,神情冷淡,緩緩抬手指了指自己,“如今,我就是強者?!?/p>

“你給我等著!給我等著!”

面對周偉的威脅,畢夏面色不變,輕嘖一聲,轉身朝著前方走去,周偉氣的眼圈通紅,恨不得將這個走的大搖大擺的人按在地上狠狠地揍兩拳,讓畢夏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叫自己爸爸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冷清的聲音突然傳來,周偉一回神便看到面前那張放大的俊臉。

前一刻還在幻想著如何在這人面前耀武揚威,下一刻臆想對象就出現在面前,望著那雙毫無感情的星眸,周偉神經一斷,只想著自己剛剛想的最后兩個字。

“爸爸?!?/p>

面對周偉突如其來的‘尊敬’稱呼,畢夏挑眉,緩緩直起身子點點頭,板著小臉,“嗯,乖兒子?!?/p>

臥.槽.他.媽.的我干了什么!

回過神的周偉簡直恨不能掐死自己,看著畢夏那張張揚的臉和身邊人的低笑聲,周偉開始罵起他哥來。

丫的,他哥干什么將地修的這么好,連個縫都沒有他怎么鉆進去!

“畢夏,你怎么回來了?”趙文欣跑到畢夏身邊,仰著小腦袋眼中閃爍著星星問道。

“借樣東西?!?/p>

將不知何時順到手的帽子戴在頭上,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還在懊惱的周偉,正了正帽子留下一句冷清的聲音——

“要打架,我奉陪?!?/p>

不知道是誰突然咽了一聲口水,在原本極其安靜的壞境中聽得清清楚楚。

沒有人去哈哈大笑,反而咽口水的人越來越多。

趙文欣也咽了口口水,抬手到了到身后的人,“原來那才是畢夏呀!臥槽,太他媽的帥了沒有!男神呀完全!”

男孩皺了皺眉看著遠去的背影,目光突然定格在那頂帽子上,摸摸頭頂,大叫道:“等等,我帽子呢!我帽子怎么跑到畢夏頭上去了?。。。。?!”

字體: 字號:
广东11选5开奖最快结果